橡子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穆迪连降葡萄牙两级160欧元反弹再生变数【资讯】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橡子财经网

穆迪连降葡萄牙两级 欧元反弹再生变数

穆迪连降葡萄牙两级 欧元反弹再生变数 更新时间:2010-7-14 0:02:20 穆迪周二将葡萄牙债信评级下调2级至A1,前景为“稳定”。穆迪表示,葡萄牙经济增长前景仍相对疲弱,随着时间发展,该国财政实力很可能降低。

一大型日系银行交易员称,欧元/美元扩大跌幅,并触及日低,在触及1.2540美元附近的止损位后跌势有所增强。

他补充说,短线交易员看起来持有欧元多头,1.2500美元附近可能有更多止损盘。

穆迪声明全文如下:

穆迪公司今日将葡萄牙债信评级由Aa2下调2级至A1,以下是调降评级的理由:

1) 中期来看,葡萄牙政府的财政实力还将继续下降,因有证据显示,该国债务状况持续恶化,主要衡量指标是债务与GDP比率,债务与税收比率。

2) 葡萄牙经济增长前景仍保持疲弱,除非近期的经济结构重组能实现中长期经济增长。评级前景为稳定,上调和下调风险均衡。此次评级举动包括重申债务等级,很可能下降。

此外,穆迪还确认,葡萄牙短期债务评级为Prime-1级,前景为“稳定”。欧元区债信评级的最高级为Aaa,并未受葡萄牙政府财政能力影响。

下调理由

穆迪相信,中期来看,葡萄牙政府的财政实力还将继续下降,因有证据显示,该国债务状况持续恶化。“过去2年内,葡萄牙政府债务与GDP比率,债务与税收比率均大幅上涨。”

该机构还表示:“葡萄牙财政能力下降即时该国抗风险能力下降,预算自动平衡型操作降低,当经济出现衰退时,失业率也会急剧升高。”

展望未来,穆迪认为,未来2-3年内,葡萄牙政府的债务状况还将继续恶化。政府债务与GDP比率,债务与税收比率将分别达90%和210%。

穆迪分析师表示:“穆迪还表示出对葡萄牙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的担忧。”

该分析师称,目前还不确定,当前的经济结构重组能否为未来经济增长提供助力,从而彻底改变该国债务状况,特别是在该国劳动力市场重组还刚刚开始的时候。将意味着,在可预见的未来,葡萄牙债务水平还将维持高位。

葡萄牙前景展望为稳定

当葡萄牙的债务水平进一步恶化,穆迪仍认为其有能力维持现行A的主权信用评级。

依穆迪之见,葡萄牙面临上调或下调其等级的风险,几率是相等的。

如果政府和私人部门能够在近期采取财政巩固措施和结构性调整,以有效推动生产力和经济的潜在增长,那么政府的债务水平以及对外立场将得以巩固。

同时,穆迪指出,更为严重的是,如果葡萄牙国内的高利率水平,以及羸弱的经济复苏前景不能完全被排除的话,政府的债务水平或将进一步恶化。

葡萄牙或成希腊第二?

自加入欧盟以来,低增长反映的是竞争力上的灾难性损失。葡萄牙出口品的市场份额已经流向了新兴经济体,他们大量生产同质的低附加值产品。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内单位劳动成本的稳步上升,工资的增长超过了生产力的增长。造成的后果是,葡萄牙人从曾经的模范储户变成了从国外大量借钱的负债者。现在家庭债务几乎是GDP的 100%,而非金融公司债务达到了GDP的140%。

总理苏格拉底认为他们国家的经济正处在从低成本制造业到知识型产业的转型期。他声称,在5年内,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葡萄牙会成为欧洲的领跑者。他将公务员岗位从74.7万削减到了67.5万,将35%的年轻人送进了大学,并将GDP的 1.5%投入科学研究,这比西班牙多得多。但同时,葡萄牙的欧盟结构基金份额正不断流失,流向了那些来自东欧更穷的新成员。

拖沓的行政系统,低效率的法院,资金短缺的学校和国家在竞争中为保护企业提供的资金援助都在托葡萄牙的后腿。商人们抱怨苛刻的劳工法,而政府对修善并没有多少政治意愿。葡萄牙有一套欧洲最严格的员工保护制度。

总之,葡萄牙确实不同于希腊。但如果市场考察到长期低增长,竞争力骤降及高额的公共和私人债务这些弱点,政府的“我们不是希腊”之辩将根基不稳,并被认为是故意言之。

葡萄牙在预算赤字和公共债务方面做得比希腊要好得多。与希腊不同,葡萄牙的公共账户要可靠一些,并且有过在必须时实行强硬财政措施的历史--2005至2007年间,将其预算赤字从GDP的6.1%到2.6%削减了一半。这次他们采取了为期4年的严格削减计划,目标到 2013年预算赤字占GDP的2.8%。

与希腊还有一个不同,葡萄牙总理乔瑟?苏格拉底领导的中间偏左政府是改革的先行者。他们将养老金和平均寿命的变化联系在一起,并提出激励推迟退休的政策。欧盟委员会预计,葡萄牙对老年人的公共开支在未来50年里只会增加到GDP的2.9%,相比之下,欧盟各国的平均水平是5.1%,而希腊达到了惊人的16%。尽管有些公共部门反对削减开支,但抗议声并不像希腊的那样激烈。

那么市场为何还对里斯本的债务负担感到担忧呢(两年期债券收益率已涨到了4.8%?为什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西蒙?约翰森和曾经被称为灾难博士的纽约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会预言,希腊式危机将会传染给葡萄牙呢?

一种答案是,葡萄牙最大的问题并不主要来自财政,而是来自增长--或者说增长乏力。自加入欧盟的十年来葡萄牙的GDP增速是各成员国中最低的,尽管他的主要贸易伙伴西班牙出现了繁荣。葡萄牙避免了西班牙和爱尔兰那样惨痛的房地产泡沫破裂。虽然这对经济没多大帮助,但葡萄牙已经疲软的经济增长使得它在全球经济危机中显得不那么脆弱。“西班牙的经济增长猛于虎,但当危机到来时它的下滑空间更大。”一位私募股权经理Talone说,“葡萄牙的公司已经习惯在艰难的环境中寻找利润了。”

鞋柜

美式

冷色系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