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子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划重点)光影夜话当兵是一件很北大的事

时间:2023-01-12 来源网站:橡子财经网

光影·夜话|当兵是一件很“北大”的事

光影·夜话|当兵是一件很“北大”的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2015年,16岁的他以全省文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在燕园的银杏树下开始自己对“大学之道”的探索。2018年,正读大三的他应征入伍,在绿色的军营里寻找自己未来发展的更多可能性。2020年,他结束两年兵役、光荣退伍,带着军人的意志品质和三等功的荣誉归来,再次投身于经济学、金融学学术的海洋。他就是光华管理学院2015级本科生周榕涵。这是他的军旅故事。

周榕涵,男,光华管理学院2017级金融学系本科生。2018年9月至2020年9月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某部,服役期间荣立三等功。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团委学生副书记。

入伍

2018年,周榕涵正读大三。对于大部分的本科生而言,大三是要确定自己未来发展规划的一年。是继续深造?还是进入业界?如果要深造,是保研、考研,还是出国留学?如果要工作,是进入企业,还是自主创业?通常来讲,大三的本科生必须要做出各种各样的选择;再不确定未来发展目标的话,许多机会就要错过了。

彼时,周榕涵也面临着“做选择”这三个字带来的压力。“大三结束之后,我其实并没有想好自己将来要干什么,对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规划,其实有过想要gap的想法。”恰好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周榕涵受到了兵役的征召。一条鲜有人尝试的未来道路出现在他面前。“在北大待了三年之后,我发现,我性格上比较喜欢自由,而且又身处北大这样一个自由的环境里面,久而久之可能就变得有点散漫,想要做一些改变。正好,对于我来说,部队可能是一个很适合的环境;当时在我的认知里面,部队是一个与北大截然不同的环境,讲究服从命令、雷厉风行。”

往届学长学姐的参军经历也给了周榕涵一些动力。“‘参军报国,无上光荣’,学校的相关宣传一直做得很好,而且之前有很多参军入伍的学长,也听说过一些他们的事迹,尤其是我们光华管理学院高明学长的故事,流传甚广。”高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北大第一个在校入伍的大学生士兵,服役期间曾任班长并荣立军功,现在是北大经济学院金融系的一名副教授。

初入伍时的周榕涵

“其实我对当兵挺感兴趣的,因为我本身就比较外向;而且男生嘛,本来内心深处就有一个军营梦,觉得当兵是个很酷的事。”就这样,抱着参军卫国的情怀,怀着接受锻炼的愿望,带着人们对北大学子的殷切期盼,周榕涵从一名北大青年,变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

新兵

所有的新兵在刚到部队时,都会被统一编入新兵连。新兵连的编制维持三个月,目的就是为了让新兵学习、适应军队的生活模式。对周榕涵来说,新兵连的三个月最难熬。“你刚从校园来到军营,一切的行为方式、生活方式甚至思考方式都要立刻切换到部队模式,那个从生理和心理上去适应新环境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我在部队里就掉过两次眼泪,第一次就是在新兵营里,当时整个人心理上处于一种很压抑的状态,特别不适应,又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就崩溃了。”

对刚刚从象牙塔里出来的大学生新兵来说,要在短时间内迅速接受服从、集体、等级、纪律这些对于军队来说非常重要的概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北大,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都可以质疑、讨论,提出自己的观点,对吧?你要有这种敢去批判、敢于质疑的独立精神,这可能是大学提倡的一个东西。但是部队里是特别强调集体性纪律性的,最先需要学会的事情就是两个,一是任何你的上级跟你说话,你只需要回答一个字‘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字可以说,说完了‘是’你就要执行命令。二是见到所有比你等级高的人的时候,你都要问好、敬礼。当时我就觉得非常不适应,对里面的每一项制度都感觉不理解,但是你又无处申辩、只能服从。”

周榕涵(中)在参加武装越野训练

不适应的还有每天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我们经常要考一个叫‘军体五项’的科目,这是一个测试你的体能和身体素质的科目:3000米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蛇形跑和体型。这五项是我们经常要考的,你必须把每一项的成绩都保持在合格甚至优秀的范围。”周榕涵刚到军营时,好几项重要的指标都不合格。“最直观的就是跑步,会被别人落下好几圈;引体向上也从来没练过,一个也做不了。”

从意气风发的光华学子到“一无是处”的新兵蛋子,巨大的落差感带给了周榕涵巨大的压力。“当时各种挑战确实把我给难住了。而且,因为你是北大的学生,周围的人就会对你有一种期许,觉得你就能,就应该把事情给做好。”

困难面前,周榕涵并没有畏缩。相反,他把所有的压力都转换成了支撑他进步的动力,很快端正了心态。“学长学姐曾经送我一句寄语,我觉得非常受用。他说,你到了军营之后要做到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忘掉你是一个北大人,第二件事是时刻记住你是一个北大人。”在部队的两年里,周榕涵常常品味这句话,越品味越觉得受益无穷。“一方面,你要放下北大人的光环,告诉自己,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应该把一个士兵该干的事情干好;另一方面,你又要时刻记住你是从北大出来的,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必须对得起北大人的身份,不能给北大人抹黑。”

生活上不适应,那就转换思想,积极融入;训练上不适应,那就给自己加练,增强体质。在部队,每一天的生活都是高度日程化的,鲜有属于个人的闲暇时间。只靠平常训练又赶不上别人的进度,那就只能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加练。就这样,三个月的刻苦训练、勤奋加练下来,周榕涵脱胎换骨。新兵连最后的体能考核中,周榕涵的3000米跑,得了全连第一。他说,当他第一个冲过终点线、让平时一向严厉的连长对他刮目相看的时候,他感到三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立功

军人视荣誉为生命。每年十二月份的某个时间,连队都会把每个士兵这一年来的优秀表现进行汇总,对特别先进的个人进行表彰,“黑话叫‘算总账’。”提及自己荣立三等功的经历,周榕涵谦虚地笑了,“我当时是在部队参加了一个政教比武,就是先给你一个政治教育方面的实际问题,让你根据这个问题备一堂政治教育课,写一个两三千字的教案,然后再上台授课,比谁讲课讲得好。”在军队里,政治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听党指挥排在第一。坚定的政治信仰是我们军队凝聚力的保障。相比起其他国家的军队,我们解放军最突出的优势就是军人的意志品质、精神力量,这也是我们战斗力的源泉。”

为了准备这次比武,周榕涵做了许多准备。“部队让我脱产了大概一两个月,不用参加训练,就专心准备比武就行。当时就是每天背资料、看理论文章,提升自己的政治素养。”事后回想起来,周榕涵感觉,参加政教比武所承受的压力比起参与日常训练来讲,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压力挺大的。这个比武的强度本身就非常大,首先有一个理论考核,党史军史知识和总书记讲话及重要论述跟军队相关的部分,内容很多,准备的时候感觉那些参考资料浩如烟海。理论考试之后就是根据给定的题目备课、写教案,没有任何的辅助资料,只能靠平时积累去写,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连续作业,午饭都是专人送过来吃。一天下来把教案写完,紧接着就是上台展示,看你授课的效果怎么样。”

周榕涵在政教比武中作报告

功夫不负有心人。凭借过硬的政治素养和充分的赛前准备,周榕涵拿到了旅里第一名的好成绩,被选送到军事基地代表本旅参加大比武。“我当时是一道杠,就是列兵,最低的军衔;参加大比武的人很多,其他人基本都是军官,军衔上带星星的,就感觉还紧张的。大比武会给你出一个现实性很强的题目,比如说部队里面可能会遇到一些实际情况,然后问你作为一个做政治工作的人,你应该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是一个现场答辩的环节,没有多余的准备时间。”

有了在新兵连里建立起来的军人必胜信念作支撑,周榕涵不负众望、顶住了压力,在大比武中又一次取得佳绩。他被评为基地一级的优秀政治教员,为全旅、为个人,也为北大,争得了荣誉。“旅里觉得,我一个一年兵龄的列兵去跟军官们比武,还拿了奖,值得嘉奖;其他各方面的工作表现也都不错,就在年底评比的时候授予我三等功作为奖励。”

周榕涵在政教比武中取得佳绩

参加政教比武的经历让周榕涵收获颇丰。参加完比武、学习了那么多理论知识之后,他感到自己作为一名军人保家卫国、为人民奉献牺牲的理想信仰更加坚定了。“我在政治上成长了起来,也在理想信念上成熟了起来。确实感受到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真的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有了信仰和信念的驱动,我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未来的方向。”

归来

周榕涵说,当兵的时候就掉过两次眼泪,第一次是在新兵连里;而第二次掉眼泪,是他退伍的时候。“去之前觉得,服完兵役时,应该是‘苦日子终于到头了’这种感觉;当了兵才知道,退伍那一刻才是最痛苦的。”

时间来到2020年9月1日,周榕涵服兵役满两年的日子。尽管离开军营的日子早已确定,尽管自己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真听到退役命令的那一刻,周榕涵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和战友拥抱告别的时候,情绪是真的控制不住了,就感觉自己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结束了,一去不回头了。尤其是与战友同甘共苦的那种经历、那种先苦后甜的感受,会给人非常深刻的印象;当你突然要离开这样一个团结的、有凝聚力、有生命力的组织的时候,那种不舍的感觉会更强烈。”

离开军营之前,周榕涵和即将一同退伍的好战友合影留念

如今,周榕涵已经光荣退伍、回到燕园,正在完成自己本科最后一年的学业。与光华楼前的银杏树久别重逢,他说,自己有一种“物非人是”的感觉。“感觉校园变化好大,感觉自己像个新生一样。”

谈及未来,他已经有了明确的方向。两年的军旅生活,对于他来说,是一次成长,更是一次沉淀。“两年兵役,给了我充足的时间想清楚我未来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对金融学还是抱有非常浓厚的兴趣,想在学校里多学一点专业知识。”他选择了保研,未来还会继续在光华完成自己的硕士研究生学业。“可能将来还会有读博士的想法。”并且,他还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兵之前我就已经通过了一些党课,有入党的想法;现在理想信念更坚定了。”

对自己这段独特的当兵经历,周榕涵觉得,这将是他一生的宝贵财富。他觉得,当兵是一件非常“北大”的事。“第一,保家卫国特别符合北大的爱国主义传统,大学生去当兵也正好符合新时代军队建设的要求。第二,当兵是一个特别符合‘大学精神’的事,我一直觉得,大学期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三个,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认识他人。这里面最重要的正如苏格拉底所说,就是要认识你自己。尤其是在本科阶段,你要去探索、去发现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适合做什么样的事情,你连自己都不认识,还谈什么认识世界、认识他人。当兵就是一个探索自己更多可能性的机会,也给了我两年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未来生涯规划。第三,当兵所带来的各方面素养的成长是其他方面的经历很难给你的。在北大,你能从老师、同学们的身上感受到很多那种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很真挚的、所谓‘北大精神’的闪光的东西,那种能够帮助你建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东西。在校园里你可能对这个理解不深;但是到了军队里,到了一个特别纯粹的地方,你就特别能理解‘北大人’这三个字的意义。”

我爱装修网

北欧风

我爱装修网